台、日之間,在馬英九總統任期將屆滿時,臨去秋波,因「東聖吉16號」漁船在沖之鳥礁周邊日本宣稱的「專屬經濟海域」(EEZ),遭日本海上保安廳第三區公務船扣船裁罰,台日關係再度面臨考驗。

為維護台灣漁民在公海漁捕作業的合法權益,馬總統下令海巡船艦護漁,並以海軍為護漁側翼。在護漁行動下,台灣漁民重返沖之鳥礁附近海域作業。然而,第一階段護漁任務於月底將屆,日媒傳出蔡英文新政府將撤回在沖之鳥礁海域的護漁船艦,漁民憂心今後在該海域作業將受到日方之無理干擾,損及台灣的漁業利益。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在近海漁業資源枯竭下,我國漁民為維持生計逐漸航向遠洋。沖之鳥礁周邊海域雖為遠洋漁場,但距台灣僅約1千餘公里,為最近之遠洋漁捕區,且該海域之漁業資源豐富,有鬼頭刀、鮪魚、劍旗魚及水鯊等高經濟價值的魚種,漁民企盼政府能依據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》第87條有關公海之規定,捍衛我國漁民擁有公海捕魚的自由。

其實,日本以區區之9平方公尺無法供人生活之兩處礁體,主張較日本國土面積大的40萬平方公里的EEZ,實不符海洋公約第121條之相關要件。因此,2012年4月,「聯合國大陸礁層界限委員會」(CLCS)擱置日本「沖之鳥礁」大陸礁層延伸的申請案,此亦說明日本「沖之鳥礁」相關的經濟海域主張仍未為聯合國所接受,故日本在片面主張「沖之鳥礁」EEZ的執法應受到限縮。

誠然,蔡政府表示,CLCS決定未出爐前,我國對日本所主張之「沖之鳥礁」EEZ「在法律上沒有特定立場」,此應為現階段我國未承認日本「沖之鳥礁」EEZ相關主張的外交表態。

惟在海巡護漁的任務上,雖可視該海域的情勢,機動調整,但在與日本的外交折衝中,卻不可被日本將此舉視為我國承認日本「沖之鳥礁」EEZ的具體事證,使我國在此爭端中,陷入「禁反言」(estoppel)的無奈,令台灣漁民將來望沖之鳥礁海域而興嘆。

在海域爭端的解決中,海巡或海軍在海權上的展現應與外交的談判互為表裡,在「沖之鳥礁」經濟海域爭端中,「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機制」的成立雖為必要,但我國卻不能為展開對話,自廢武功,限縮國際法賦予海巡船艦在公海維護我國漁民權益與安全的權力,有理有節的海域巡護始為對日談判的有力後盾。

在日本外交中,常見日本朝野政黨休戚與共,實踐國家利益,在與中國大陸建交談判時如此,在釣魚台列嶼爭端中亦復如此。然而,在美、日、中的大國博弈中,我國藍綠政黨所折射出來的國家利益認知卻呈現分歧,使原本應朝野一致對外的海域爭端,亦淪為內政中對抗的戰線延長。此恐使我國在嚴峻的東亞海域爭端中,令對手有機會以逸待勞,在談判中占得先機。

日本為我國重要之輿國,日本學者松田康博更以「地震共同體」,體現台日的患難真情,但我國的海洋權益不應成為台日關係中的籌碼,而應為在東亞的海域爭端中,創造「非零和」博弈的具體事例,在對日談判中,為台灣漁民安身立命之繫的「沖之鳥礁」海域爭得一席之「地」。

(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本研究中心主任)

(中國時報)

水塔過濾器

過濾器水世界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

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

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

ONEAD_slot('div-mobile-inread', 'mobile-inread');

});

}





濾水器選擇24E7999F4F37D886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滕怡欣

laurasharow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